小说屋 > 开局赘入深渊 > 212、213.交兵,斩杀,泼脏水(6.7K字-求订阅)

212、213.交兵,斩杀,泼脏水(6.7K字-求订阅)

        星空隐没,雷电肆虐,苍白的光一阵又一阵地照亮墨色高山。

        上一秒还只是雨声...

        下一秒,血腥、呐喊、金戈铁马之声却忽于寂静的夜里爆炸开。

        狂风卷着豆粒大的雨滴和混乱,横扫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山默然顿足,黑发潮湿地站在群山高处,选了个恰到好处的地点,俯瞰着脚下的厮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晋王”赵然的军队,北蛮先锋,“明王”朱清海的军队已经遇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施鹿寺成了厮杀的中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士兵们披甲执兵,如两道奔流之向截然不同的潮水,在这千年古刹中心聚拢,雨水打在他们寒铁铠甲上,闪电照出金属甲片上的冷芒,像龙的鳞片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晋王带来的是精锐,可面对北蛮的先锋军队却还是有些难以应对。

        蛮子们穿着兽皮,舞着大刀,以强壮的体魄把裹甲的士兵斩飞,又飞跳而起,在半空里用刀插入他们的脖子,接着一同重重落地,惊溅起泥水无数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落地后,却又有大乾士卒挥戈刺来,将躲闪不及的蛮子给戳钉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蛮子悍不畏死,死前猛力将大刀掷出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刀“呜呜”地盘旋着,又斩中士卒的脸庞,将他带动着往后倒退,仰倒,面朝天空,血液从眉心鼻梁嘴唇下巴的断裂处,流淌下来,染红地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士卒们的冲锋,短兵相接只是个开胃菜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个世界,如果没有兵道,那各自为战的士兵们就只是乌合之众。

        晋王站在雨里,有人为他撑着伞。

        雨水落在伞面上,又顺着拱弧状的伞面留下,将周边洗刷成圆形的瀑布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他第一次参加如此大规模的战争,而在这样的战争里,他是主帅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起玉真公主,又想起那位坐镇在四象宗的姐夫,再想起自己的身份,顿时又多了几分雄心,父皇病重,若是仙去,皇位舍他其谁?

        “蛮子凶残又何妨?能挡得住我中土的仙人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仙人之所以还没出手,一定还是在观望,我需得好好表现才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晋王双眼里闪烁着光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赤字旗!冲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幽焰军!冲锋!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落下,两支铠甲制式、士气军风与普通士兵截然不同的骑兵出了列。

        每支军队制式皆是三千人,隶属于大乾的特殊军队,也是晋王的心腹军队。

        领兵大将执戟雨流之中,爆喝出声,策马领兵,狂驰急锋,几步之下,便见若有实质的虚影以他为中心,往上生出。

        虚影高近十丈,便是施鹿寺都矮了下去,大戟长十多丈,挥劈而下,带动风卷骤雨,只是两三个斩击,就将冲在最前的蛮兵全部斩杀。

        双方阵营间落满尸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明王”朱清海默默看着,他率领军队稍稍往后,之前进入施鹿寺的修士显是全军覆没了,而他只有八千军队,在这种场合里冲锋在前并不是好对策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边,北蛮阵营里,忽地响起一声震天的咆哮。

        披着尖刺铠甲的魁梧大将振臂冲出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这咆哮,他身后两万先锋兵气流如潮,尽皆蜂拥而来,气息束之一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吼!!!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将手执狼牙棒的形象在逐渐“膨胀”、“拔高”...

        转瞬竟已是高达数十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面前,那近十丈的“兵道巨人”都成了小矮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蛮族大将名为夜拔汗,是主战派的夜家人,自然也得以观摩交易而来的兵道,如今也算是小试牛刀。

        夜拔汗狞笑着,将数十丈的狼牙棒虚影挥落。

        前朝兵圣的遗书里记载着统帅更多士兵的方法,但这种方法却是与灵气“绝缘”的,仙人根本无法修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对于偏深渊化,“躯体变异”的蛮族来说,这种兵法却是刚刚好,可令他们如虎添翼,实力更上层楼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韩兵圣的兵法,讲究一个多多益善,这就使得他们即便面对修士也完全有一战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靠山王去交易时也绝不会傻乎乎地把韩兵圣所有的兵法都交出去,可只交这一部分,却已经足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死!!”

        夜拔汗厉声咆哮。

        北蛮两万先锋兵之气,加上韩兵圣兵法,已不是大乾军队可以匹敌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若说“大乾阉割”了韩兵圣兵法,却又有些冤枉,因为大乾其实根本没有得到过韩兵圣的全部兵法,而只得到了小部分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赤字旗和幽焰军的兵道巨人被直接攻破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破了两个巨人,却又旋即升起两个巨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北蛮兵道巨人再砸。

        两军的巨人继续粉碎,可才一粉碎,竟再度有两个巨人升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北蛮兵道巨人狞笑着,三度挥砸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赤字旗和幽焰军的兵道巨人就好像纸糊的一般,再度被打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连三下,这大乾的两支特殊军队终于偃旗息鼓,没了声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兵气溃散之间,这两支三千编制的特殊军队亦是直接陷入了虚弱状态,士兵心里亦是纷乱不已,惴惴不安,只能勉强维持着斗志。

        兵道可怕,就在此处,而这也是民间起义怎么都无法奏效的缘故。

        试想你的军队不过是乌合之众,而朝廷的军队却能凝聚出如此可怕的兵道巨人,又如何打?

        高崖上,白山看的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更是印证了他之前的一些看法。

        根据他自己的数据计算,【大乾兵部三韬】的极限就是统御万人,而且还是只能统御一万个普通士兵,力量数值在100左右,配合上战旗等小玩意儿,顶了天达到130左右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这赤字旗和幽焰军是真的精锐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只有三千军队,可却能连续构建起三个兵道巨人,就好像是三万个普通士兵,然而他们却也只能如此,而无法汇总三千士兵之气,汇聚出一个更强的兵道巨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可那北蛮大将,却是直接统帅了两万先锋兵,而构成了一个更大更强的兵道巨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两万人,力量则大概在1000左右,再配上一些物品,则能达到一千两三百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悬殊的差距,自是摧枯拉朽,毫无翻盘之机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边...

        晋王自然不知这般“表象之下的本质算法”,毕竟这算法是白山总结再总结,再凭借着前世的一些思维才粗略估算出来的。(其实,实力达到一定程度,都会有个定性的估算,可因为绝大部分人都没有接触过【开天经】之类的bug功法,也没有把一门功法修行至大圆满的缘故,所以一定程度上,境界高低就能代表实力强弱。)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晋王原本见己方军队大展神威,才心绪稍缓,此时见到那数十丈的巨人无敌横行,又不禁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,他反应过来,看向侧边正在“摸鱼厮杀”的明王,扬声怒骂:“朱清海!!!你得了前朝兵道,怎可为图联盟,而将兵道传于蛮子?!!你这是引狼入室,要让整个大乾都陷入北蛮之乱吗?!”

        蛮子单兵作战极其勇猛,且有些蛮子早就成了“鬼蛮”(染了深渊气息的蛮子),若是再加上前朝兵道,那根本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    晋王在史书上翻到过“北蛮血伽蓝”的威名,知道这些恐怖的重甲兵,只要八千就能和韩兵圣领的数十万大军打成平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若是这名为“血伽蓝”的军队有了韩兵圣的兵法,那又会如何?

        远处,朱清海却也听到了晋王的怒骂,他心底虽也觉着将兵道赠予北蛮有些不妥,可此时见到对方吃瘪,冷笑着回讽道:“总比你们这些为虎作伥的人间叛徒要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继而,朱清海又厉声喊道:“晋王,生灵涂炭,苍生受难,所起为何?!你心可安!!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在皇都时,也曾同席而饮,自是熟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此时,却已阵营对立,不死不休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对骂才过一两句,那数十丈高的巨人却已又挥舞狼牙棒砸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轰!!

        却见虚空里爆出一团呼啸呜咽的旋风,紧接着大地便是猛地一颤。士兵们就好像坐在“蹦蹦床”上,被猛地弹起。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,那狼牙棒又急速挥舞而来,横扫之间,施鹿寺这千年古刹的黄墙、院庙顿时被扫地砖瓦齐破,墙倒屋塌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最前方的数千大乾士兵,只是一个照面就被扫成了血肉。

        晋王没参与过本朝和前朝的血战,只从史书上看了一点...此时,他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还是两军交锋吗?

        或者说...这才是真正的两军交锋吗?

        那当初的韩兵圣统帅数十万大军,是如何的无敌?

        记得前朝可是还存在佛门啊,那这般的韩兵圣再加上佛门,又是如何被大乾给推灭的?

        呼!!!

        转瞬间,狼牙棒再度扫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又是数千大乾士兵被打杀,血肉飞的满天都是,残瓦废墟的古刹都被撒下了一层新鲜肉糜,血腥无比。

        须臾之间,那北蛮数十丈巨人已经来到了晋王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这大乾的皇子,巨人抬棒就砸。

        晋王仰面看着这巨人,只觉肝胆俱寒,如溺水底,呼吸困难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他身侧假扮成侍卫的修士则是反应迅速,祭出二品法器,往那狼牙棒迎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两道法器辉光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嘭!

        嘭!

        光辉瞬间破碎。

        法器也被砸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修士急忙御剑而起,一左一右,如长虹岔道,碧水中分。

        然,那数十丈北蛮兵道巨人,左手拍向一个,右手狼牙棍转道砸向一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!!不!!!”

        右边的修士被狼牙棒击中,直接爆成了血雾,就连法袍都没起到半点防御作用。

        左边那修士在半空弯弯绕绕,灵动无比,可就如一个绕着大手飞舞的蚊子,很快被北蛮兵道巨人的大手给捏住了,继而直接捏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晋王再顾不得半点皇子风度,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他哪里跑得过夜拔汗的兵道巨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夜拔汗大手才捏爆一个修士,就直接顺势拍向这晋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吾命休矣...”

        晋王感到一股可怕的压迫力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巨手还未临近,他就被其上附带的压力给压得如背大山,身形承受不住,而猛地往前扑倒,喉口微甜,一口热血直接喷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凌厉长虹从远而至,拉扯轨迹,穿破雨幕,直接来到晋王面前,又在那巨手落下时,直接拉着晋王往前飞窜逃离。

        嘭!!

        巨手在两人身后烙下了巨大的坑洞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两人却已逃得生天。

        ...

        出手的人自然是白山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今天本就是打算反复横跳,煽风点火;此时再见到玉真的弟弟快被打死,他这个做姐夫的也实在是无法不出手,于是就出手了,反正现在的他身形脸庞俱和“白山”差了十万八千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晋王死里逃生,只觉两耳风声呼啸,懵了半晌才反应过来,他侧头看去,却见是个陌生的修士,想来是此番随青云仙宗出征的修士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口中犹有血液,嗓眼被腌,嘶哑着道了声:“多谢仙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山把他丢在一处安全地点,道:“前方混乱,晋王还是速速退至后方,下次可未必有这么好运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晋王愣了下,恭敬道:“不知仙师是何名讳,赵然时候必当重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山故作冷笑,嘲讽道:“区区凡人,能有什物予我?何敢胡吹大气,夸大其词?我不过顺手为之罢了,还不速速退去,莫再来丢人现眼!”

        晋王瞠目结舌,一种被看不起的莫名耻辱感从心底升起,他忽地明白长姐为何要抛下一切去修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...他竟也生出了皇权富贵不足贵的想法,觉着若是能够去追随长姐一同修仙,也未必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何况,他还有个天下第一宗宗主的姐夫。

        念头闪过,晋王恭敬地又拜谢了下,然后转身往后方跑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山看他跑远,这才舒了口气,他就担心晋王不怕死,一转头又为立功带着人往前线而去,继而战死。

        到时候玉真若是知道今天他也在此,那嘴里不说,心底终究也会嫌他凉薄。

        ...

        ...

        深秋萧瑟,夜雨一刻不停地狂落。

        沁骨冷风,穿林打叶。

        轰隆隆的雷声从远处传来,闪电不时划过,照耀的万物煞白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山看了眼远处。

        显然,雷山象不知道在与谁交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之前追逐晋王的夜拔汗也似乎被拦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雨幕里,所有人视线都模糊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混乱,恐惧,化作杀机,四处弥漫。

        拦住夜拔汗的是个少女,一个白裙少女,大雨淋湿了她的衣裙,凸显出诱人曲线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这白裙少女看似年轻,却已活数百年,她正是青云十二仙排行最末的安雪芝。

        论辈分,她和白山同为青云仙宗三代弟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论亲疏,她和嬴凤仙,雷山象,皆与白山师出同门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这一切不过是镜花水月的假象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山停下脚步,他已重新选择好了观战地点————施鹿寺二十余丈高的断头佛像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佛像是唯一一座还矗立着的雕像,哪怕它经受了夜拔汗的一击,却也未倒。

        远处...

        安雪芝手中古剑剑轮旋舞,身形如一团如梦似幻的白烟,烁于长空,明灭不定,显是极擅遁术,且在试探这兵道巨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忽地,她身形微停,于半空缥缈而下,双瞳里闪过一抹冷芒,剑轮法器携带着她周身的风雨,化作一条破水而出的水龙,流转向夜拔汗以两万蛮兵形成的兵道巨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击之下,巨人顿时破灭,在雨里爆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夜拔汗如被抽空了元气,面露颓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师姐境界应该未入显神境后期,那该是与黄龙真人他们差不多了。”白山摒住灵气,静静看着,“我之前听凤仙师姐说过,小师姐有着对危险的天生预感,所以...趋吉避凶乃是常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此情形下,显神境后期修士们的“灵气探查”根本无法发现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他也不是通过“神识”,而只是通过恐怖的身体五感,在观察着远处的情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动用神识”会被发现。

        只靠眼睛看,那就不会。

        远处,安雪芝手指微绕,摊开。

        斩灭了巨人的古剑剑轮如天兵天将得了号令,由圆阵化作一条绷紧的、首尾相连的凌厉直线,撕碎雨幕,发着针刺耳膜的锐响。

        安雪芝手一舞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古剑“链”就直接在前方化了个大口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夜拔汗也在这口子上,直接就被剖成了两半。

        北蛮兵没了首领,自是成了乌合之众。

        安雪芝收起古剑法器,手执符箓,正准备虐杀这些北蛮兵。

        忽地,大地激烈地震动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远处,雨幕化作一股热浪般的蒸汽,昂昂升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其间奔腾的一支军队,每人都身高三米有余,魁梧如牛,肌肤淡红,双目呆滞,而为首的却是个骑狼而行的将军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支军队足有一万人,是北蛮此番夜家带来的杀手锏之一,其军名为——赤神军。

        军队来源自是“混交”而成,又得祝福的军队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军队,唯有血亲可以驱策。

        骑狼的将军名为柯荼那,是夜禄山心腹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柯荼那的奔行,红黑色的魔影在其身后凝聚,身高虽也只有数十丈,但却不知凝实了多少,如是真正的魔鬼降临了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安雪芝看着这冲来的红黑色魔影,正要故技重施,将其斩杀,却忽地感到一阵惊悸,莫名的危险预感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支军队,为何会给我如此危险的感觉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先撤再说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安雪芝本来还想着上前交锋,可预感让她选择了撤退。

        遥遥之间,她抬手将符箓甩出。

        数道龙卷凝聚成枪,却被红黑色魔影随意拍飞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只这么一来一回的功夫,安雪芝已翩然远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山默默看着这位小师姐,见她连交锋试探都未有就选择了撤退,就知道之前凤仙师姐所言不虚。

        安雪芝师姐对于危险确实相当敏锐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或许没有如同自己一般,以“数据”的方式进行估算,可却有着天赋的预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如此...或可利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不起了,安师姐,你我无冤无仇,但阵营对立,却是不死不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山从古佛上落下,站在断首佛像背后的大雨里,继而取出一把飞剑,这飞剑很是寻常,但却是他之前从大能白妙婵那里要来的“玄天万兽宗”的制式飞剑。

        取了这飞剑后,他直接御剑而起,来到了安雪芝后方,继而周身气息毫无保留的散发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只是散发,他整个人却并不行动,只是静静悄悄地站在黑暗里,形成一道古像般的深黑人形轮廓。

        安雪芝本在撤退,可忽地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危险感浮现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只觉心头如笼阴云,黑暗里,有什么东西在戏谑森严地盯着她,好似荒古时代的诡兽在翘首以盼,盼着她走入它的领地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诡兽所在方向...正是她撤退的方向!

        安雪芝愣了愣,急忙转向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她转向,那危险也在转向,转的不多不少,刚好封住了她的退路。

        相比这股危险的气息,前面那蛮子的大军简直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旁人,或许还无法这么快的察觉到,可安雪芝的天赋却让她做到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猛地摇头,将心中阴云驱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乃青云仙宗安雪芝,请问前辈是何人?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声娇咤,远远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扩散于雨中,却又旋即淹没,显得安静无比。

        安雪芝没有等来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白山根本没想和她交流,他只是堵路,逼着安雪芝回去,去面对柯荼那的赤神军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安雪芝见这神秘人不说话,也不敢僭越,只得返回与赤神军交锋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再度祭出古剑剑轮法器,这五品法器乃是五品中的极品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一万赤神军是真的可怕,白山估摸着这军队的力量可能会达到一万了...

        “若是我在两年前遇到这样的军队,怕不是也凶多吉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【大乾兵部三韬】是锁定于1万普通士卒,即便我用符纸人,却也只能凝聚三四个符纸人的气,以使得力量达到100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,这蛮子所用的兵法,完全没有锁定...真的是多多益善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果然,兵道有着难以想象的作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可惜,现在的我符纸人都没了。可就算有,也暂时不用能...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山心底暗叹,同时,他也觉得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身体,法术之外,这兵道竟似也能独当一面,这究竟是什么缘故?

        兵道所用的力量,究竟是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另一边,安雪芝和赤神军的兵道巨人打的你来我往,安雪芝想要冲出,却不得出,腾挪闪移之间,宝物频出,终于寻了个机会以遁术挪开,又以幻术骗了一击,继而御剑冲天而起,想要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红色魔影咆哮一声,将巨斧往空中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巨斧呼啸,周边旋着炽热的火红游丝,宛如一座颠倒反复的火焰山被抛向了天空。

        安雪芝身形如雪白烟雾,蜿蜒游动,频频闪现,电光火石之间,竟是脱离了巨斧的攻击范围。

        遁术连用后,气息稍顿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身形停了下,想重取飞剑,御剑逃离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就在停住的这一刹那,安雪芝瞳孔紧缩,因为不知何时一道恐怖的身影正凌驾在她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身影双手握着飞剑,剑尖加速往下,带动裂帛刺耳之声,毫不留情地贯穿了她的眉心,继而带着她直接贯穿落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嘭!!

        安雪芝漂亮的躯体炸开,一道透明神魂飞了出来,神魂瞥见了那飞剑。

        飞剑却又被遥遥招回了半空黑影的手里。

        黑影一取飞剑,便扬长而去,半步也不停留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即便如此,安雪芝神魂却已看的真切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双目里流露出强烈的恨意,“玄天万兽宗的剑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而白山这就是阳谋...

        他用这把飞剑,也只是提醒一下青云仙宗,告诉他们“玄天万兽宗可能在搞事,也可能是被人诬陷了,你们快去查一查”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么,玄天万兽宗在搞事么?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当然在搞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等泼脏水的伎俩古来就有,大抵是只要当地有山匪作乱,就会有豪强村霸将“杀人”推到山匪身上,总之...无论什么坏事都是山匪做的,谁让他是山匪,谁让他真的在作乱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这道理也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山杀完安雪芝,也不看身后,一连几个绕折,消失在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身上肌肉骨骼,面容五官连连变化,没多久,竟又变成了另一个人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人若是站在镜子前让白山自己去认,他都要问一句:“这谁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...

        ...

        ps:努力往8000字靠拢啊啊!!

  https://www.xiaoshuo588.com/85_85462_54213863/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xiaoshuo588.com。小说屋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iaoshuo58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