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屋 > 开局赘入深渊 > 214、215.落定,回归(7.4K字-求订阅)

214、215.落定,回归(7.4K字-求订阅)

        雷声稍息,电光隐没。

        深秋雨后的山林更显肃杀与寂静。

        大乾军队兵败如山倒,却随着青云仙宗排行第六的巽风真人,和排行第八的王仙薷的加入,而重整旗鼓,反杀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赤神军根本无法和巽风真人、王仙薷这般的显神境后期交锋,而随之赶到的夜禄山却终以十万大军之力,信徒献祭召唤深渊魔鬼之力,勉强挡住了巽风真人、王仙薷的攻击。

        战线最终维持在了铃雀湖附近。

        北蛮军后撤数十里,再不敢冒进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清海也收拾残军,重新驻营,不过他这么丁点儿人,还无法和北蛮军形成犄角之势。

        黎明时分,战争终于暂缓消停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山见青云仙宗的仙人们“抱团”了,他也没敢再冒然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目的是引起五宗大乱,而不是去正面硬刚五宗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交锋,尤其是承受了雷山象一击后,他算是勉强了解了自己的实力定位:不变为灾虎和青云仙宗三代弟子差不多,变身灾虎的话会远超三代弟子,可究竟和玄云君、碧逍玄女这些人的差距有多少,那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老祖,他还是比不过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境界越往后,差距就越是恐怖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只是往前稍稍迈出一步,实力也会突飞猛进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山可不会天真地认为“这一点仅对他适用”,而不适用于老祖和玄云君等人。

        ...

        ...

        施鹿寺,一片废墟,血肉遍地,再无半分当年佛门盛景。

        唯一高耸着的,只有那孤零零的断头佛像。

        黎明时分,第一缕光明投落,却反倒衬出这雄伟佛像的凄凉与黄昏之景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远处,雷山象正站在一处深坑前,看着坑中一具白衣女子的尸体,面色阴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身后站着巽风真人,王仙薷,赤风真人,空明子,可谓是阵容豪华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这五人都显得无比凝重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在这时,远处忽地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谁?!”雷山象冷冷侧头,看向声音方向。

        树林里,一个绿衣女子从断树桩后探出了头,然后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绿衣女子衣衫华丽,面容秀气,虽是云鬓微乱、玉钗倾斜,但显然并未受到什么伤害。

        很显然,这绿衣女子是某个富人家里的小姐,想来是之前来施鹿寺烧香,却在大乱中被自家护卫护着远远儿逃开,只是不知怎么却又回来此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女子不仅来了,而且神色姿仪皆大有改变,至少...没有一个普通人敢在雷山象等人的目光里坦然前进。

        话说凌晨时分,安雪芝肉身被毁,神魂飘出后,一路上虽见不少活人,可那些活人要么是兵卒,要么是衣衫褴褛的香客,安雪芝虽急需寻容器安身,可不到万不得已也不想进入这些人的身体,那会让她感到恶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所幸,她感到一处秘洞里传来人气,进去一看,却见是一对情侣。

        女人美丽,男子英俊,两人皆有佩剑,想来是富家小姐和强大剑侠,故而能在这混乱里脱身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只要未曾服用洗髓丹,那对于仙人来说就都是“予取予夺的容器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安雪芝相中那女人躯体,便直接夺了舍,顺手将旁边睡梦里的男子给斩杀了,继而安静等到天明,见远处没了动静,她想着二师兄等人可能会去现场,所以这才一路跑回,不想也确是遇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师兄,六师兄,八师兄,九师兄,十师兄...”安雪芝一一行礼。

        雷山象闻声,神色舒缓,可旋即眉宇间如雷电盘旋,沉声问:“师妹,你肉身被毁了??”

        对于显神境来说,肉身被毁需得重入容器,并且以大量香火巩固,之后还需重修,就算重修是修炼速度再快,却也一时半会无法出山了,这等同于是废了一个人,直接将青云十二仙变成了青云十一仙。

        安雪芝把情况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雷山象双目如电,厉声道:“早有猜测,知这晋州必有人暗中捣乱,却未想到那玄天万兽宫真敢阻碍圣人炼丹大计!这是想将我青云仙宗推至不利之境!该死...实在是该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巽风真人轻声道:“二师兄,此事有诈,若真是玄天万兽宫出手,他们必然不会以本门飞剑杀死小师妹,这是有人在栽赃陷害,挑拨离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雷山象道:“玄天万兽宫,与我宗门积怨已久,难道他们还是好人么?我固然知道有挑拨之嫌,可那又如何?该查还是要查,该报还是要报!就算这次不是他们,难道之前就没有他们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旁,空明子忽道:“二师兄,之前你曾经轰杀了一人,那人虽说尸骨无存,可实力非同小可,必是显神境后期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般的存在可不多,只需请师尊做主,去几家看看仙箓,便可知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巽风真人道:“师弟,没用的,神魂跑了,仙箓上便名字犹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空明子道:“那就让他们召集三代弟子,看看有谁来不了!!”

        巽风真人哭笑不得道:“师弟啊,这人家可不会听咱们的...”

        空明子道:“这总不能算了,人间哪有这许多显神境后期的?之前死了一个也就算了,刚刚居然还有两个能和我与二师兄战成平手,这么一算已经三个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巽风真人无奈道:“没证据,只会被倒打一耙。反倒会说我们炼丹不力,在寻借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空明子怒道:“都是为圣人炼丹的,他们敢?!”

        巽风真人苦笑道:“师弟...敢的,他们真敢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空明子怒火中烧:“那就来试试,捅上天了,看看他们怎么收场!”

        巽风真人苦口婆心道:“师弟,这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路数...你可千万别莽撞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空明子冷笑道:“莽撞?他们敢么?到时候我看他们会先服软!”

        巽风真人急忙劝道:“师弟,敢的,敢的...上头了,什么事都敢的...他们也不会先服软...”

        雷山象神色阴晴不定,今日他本是设下埋伏,想将“藏在黑暗的地老鼠”都掏出来,却没想到这掏出来的不是地老鼠,而是老虎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他虽然怒火中烧,恨不得将那些捣乱之人挫骨扬灰,却也知道巽风真人说的没错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无证据,他根本无法去向玄天万兽宗问罪。

        雷山象沉吟片刻,忽道:“巽风,你向来机敏...此等情况,你觉得该如何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巽风真人是“怂”的出了名的,可正因如此,他也很稳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这位真人抚了抚胡须道:“诸位师兄,师弟,我以为...敌人在暗,我们在明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暗里的敌人所想的无非是各个击破...那我们只需今后行事,都在一处,攻敌之必守,守敌之必攻,而不必再纠缠于阴暗鬼蜮里的勾心斗角。

        到时候,无论我们在暗中损失了多少,哪怕是民心尽失,哪怕是城池被破,哪怕是有人诬陷造谣,我们也根本不要去管。

        敌人的大本营在哪儿,我们就打哪儿,其他什么都不要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空明子道:“六师兄,你这是怕了他们!你这是堕了我青云仙宗的威名!我倒要看看谁回来,到时候抓个活的,押到玄天万兽宗去,看他们如何抵赖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王仙薷眼露寒芒,显然也觉得空明子说的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青云仙宗是什么样的存在?

        岂能退让到这等地步?

        更何况,现在根本就没有处于劣势,又何必行如此“怂成一团”的做派?

        再说了,安雪芝师妹肉体被毁,正是报仇雪恨的时候,岂能退让?

        他斟酌了下道:“六师兄,是否过于谨慎了?

        若这不管,那也不管,到处都传着我们的坏话,这必会破坏我仙界在人间的香火。传到老祖那边也不好交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赤风真人附和道:“我也这么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巽风真人听着三位师弟所言,忍不住露出苦笑,他常因为太过稳当,而和师兄弟们格格不入...

        所幸,雷山象思索片刻,沉声道:“这一次,就按巽风说的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

        ...

        白山未曾等到后续大战,也不敢动用云雾赶路,以免被显神境们用“侦测灵气波动”的方式给查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本想寻个小镇吃个早餐,可周边皆是难民,根本没一个稳当的地方,至于小镇都是破败不堪,内里镇民大多闭门在家,没人敢外出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半天跑下来,他早餐没吃成,午餐没吃成,反倒是送出了不少芥子袋里的肉。

        傍晚时分,他终于和“第一圣徒”危柔碰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危柔参战前带了足足十三个信徒,现在死的只剩三个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绞肉机般的战场,本来就是谁进谁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巫萨,我们下面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山想了想道:“让夜禄山坚守,避免和仙人交锋。

        催促其他两条战线,让他们抓紧深入。

        要避免总决战,派遣小队四处撒网,到处传播仙人为恶的事迹,引诱他们行动,让他们四处奔波,疲于奔命。

        记住...

        敌进我退,敌疲我打,围点打援,各个击破,分为杀之。

        皆是,敌人分散,这就是我们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...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要死了。”白山又道了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危柔是在极乐世界里最听他话的人,如果死了的话,那会很麻烦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圣徒感到来自大巫萨的关心,脸上露出欢喜之色,恭敬道:“是,大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

        ...

        之后,北蛮的中线,东线果然启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暗中行动亦是无数,各种谣言满天飞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山准备在这两边整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边,晋王重整士兵,他算是接受了教训,再也不去前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青云八仙遵从了巽风真人所言,攻守同步,暗地里发生的事情再怎么不利,青云八仙也是装聋作哑,不管不问。

        期间,空明子,王仙薷等人几次要出手,都被雷山象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一来,玄天万兽宗和云梦仙宗是根本没办法出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双方各死一名三代弟子,算得上是真正地结了血仇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青云八仙如此做派,那两宗若要捣乱,就只要派出同等战力,可那么一来,动静极大...十有八九会直接曝光。

        玄天万兽宗和云梦仙宗想的是捣乱,是暗中围杀,可却不敢暴露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一来,想着浑水摸鱼的白山也摸不到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,蛮子的东线也溃败了,东西两线并到中线,与大乾军队僵持。

        深冬将至,宜归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蛮子们终于开始撤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青云八仙稳如老狗,八人一体,又在长眠海上将撤退的蛮子们杀了个落花流水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山惊诧于师兄师姐们的稳重,心中暗暗感慨了一声:“真是不可小觑任何人...”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谋事在人,成事在天。

        此行也不是没有收获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来,确实进一步挑起了双方血仇,双方各死一个三代弟子,且都是因对方而死。

        二来,仙人因为没有制止谣言,在晋州的名声差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三来,北蛮夜家损失惨重,尤其是在从长眠江悄悄撤退时,简直差点被一锅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一来,那在北方的大舅,二舅他们该能够伺机反击,夺回金帐了吧?宁宁的处境也会更加安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波...本就是驱虎吞狼,无论胜败,都是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...

        ...

        北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大雪山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凛冬已至,沁骨销魂的大雪厚积在视线里的每一处,天地安静而又纯白。

        午夜...

        毫无预兆,纯白的地面突兀地显出几道伤口白的漆黑洞口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是在静静坐着的小梅姑娘挪了挪小屁股,绣花鞋踩落到积雪里,一下子就被没过了膝盖,可这种冰冷的温度对她来说其实刚刚好。

        风雪里,一道悚然身形正迈动四肢,在扭曲空气和风雪大雾里,从远而来,立定在小梅姑娘对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去找他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要找谁,又何须别人问,别人管?而且,之前你不是还希望我见他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现在糟了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道月柯也不是第一次见小梅姑娘,能够让小梅姑娘说出“糟了”这两个字的必然是大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梅姑娘比划着道:“你是劫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白山也是劫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遇到一起了,那就是两个劫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道月柯虎脸懵逼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梅姑娘焦急道:“总之,你们可能被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道月柯虎虎生威,毫不在乎:“呵,天命在吾,又有何惧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梅姑娘愕然道:“你...莫非...准备?”

        道月柯道:“不错,我准备躲回深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梅姑娘:...

        “可白山躲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道月柯忽地反问了一句:“当年你们都能躲起来,现在怎么躲不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梅姑娘:...

        道月柯道:“白山此子实为不凡,前途不可限量,难道不值得你们护住他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梅姑娘叹息道:“一切需凭小姐做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...我担心,祂们会回来...毕竟,一个量劫可不是那么容易等到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或者,祂们已经来了。只是,我们不知道祂们在哪儿...

        此话说罢,风雪里,两“人”沉默下来,似是对“祂们”讳莫如深。

        ...

        ...

        白山却不知这些,他正在返回万泰山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日...

        女人雍容华贵,裹着白雪衣袍,捧着泡草药的大茶杯,坐在群山云雾里的亭子间,杏眼微眯,眺望着远方。

        每天她都会在这里等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每次等待,都是数月,甚至逾年。

        恰如她所等待之人的那句话——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这话却不是给她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如大海,这句话却给的却只是一滴海水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那个男人只在乎那一滴海水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在这时,她忽地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女人回过头,却见一个穿着淡金法袍的女修落在身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妙婵妹妹,你怎么在这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女修正是赵玉真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,整个四象宗,也只有她管白妙婵叫妙婵妹妹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但凡能够见到白妙婵的,大多已经是叫“主人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赵玉真站到栏杆前,忽地道:“其实...相公他不在四象宗吧?我知道的,上次他出关来找我,我就知道了。我感到他很压抑...他过的一点都不开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妙婵沉默着,她自然知道白山正在北方的晋州大战,战局混乱,白山隐藏其中,她自然也知道白山处于危险的境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没有办法,这件事只有他能去做。

        赵玉真美目里闪着心事,她轻声道:“我知道你很有本事,可是...你能不能不要逼迫相公...你知道吗?我觉得他都快疯了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是你相公,还是你生死与共的亲人,你和他的关系应该比我和他要好很多,可为什么我都能理解他,你却不行呢?有什么事不能慢慢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妙婵问:“那你知不知道,白山已经被青云仙宗的老祖盯上了。而老祖...要夺舍于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玉真:...

        她陷入了长久的震惊和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便之前白山似乎在于青云仙宗为敌,可她怎么也没想过是这个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曾经是“仙界的眼睛”,没有人比她更了解老祖的可怕,尤其是青云仙宗的老祖,那是在香火祠堂里受着供奉的天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...那打得过吗?”赵玉真终于问了个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重来一次,她未必敢再想着与白山双修,可这世上没有重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的她是铁了心和白山捆绑在一起,再无退路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妙婵道:“若是给他时间,那定是可以的,可现在...还差了一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差了啊...”赵玉真喃喃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旋即,她美目圆睁:“就...就一点?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妙婵心底默默道,估计也就是差把【木魔章】、【金魔章】、【土魔章】、【水魔章】给修炼成功吧...

        【开天经】的篇章大成,身体会达到前所未有的恐怖层次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加上这是应运而生的魔章,那简直就是成了“被天道选中的大劫主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般的大劫主,那定是不怂老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问题就在于,这五魔章十有八九还未完全出世...那时间上就根本无法把握了,根本就是无限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夫君...现在究竟是什么层次?”赵玉真双目汪汪,又兴奋,又迷茫,娇躯微微傲起,双腿绷着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妙婵道:“等他回来,你自己问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正在说话的时候,却见一道云朵从远飘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山返山后问了山中修士,知道白妙婵在这里,便来寻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落在亭子里,黑发在群山的冷风里往后掠动,露着一张略显疲惫、风尘仆仆的脸庞。

        亭子里...

        白妙婵云淡风轻地坐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赵玉真双眸里却如秋月凌空,闪着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相公!!”

        玉真公主飞扑上来,小鸟依人般地钻入了自家男人怀里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山只觉搂住了一团温玉般的烈火,显然...玉真又动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怀里,玉真公主柔声道:“相公的事,妙婵妹妹都说给我听了...相公现在有多厉害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山看向白妙婵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妙婵点点头,道:“玉真是你妻子,她知道也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,相公,我都知道了...你居然瞒着你的妻子,你居然担心你的妻子在知道真相后会恐惧,会害怕,会背叛你,会离你而去。嘤嘤嘤...”

        玉真公主裱气爆发,妖言惑众,威不可当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山愕然了下,他还记得以前在桃花县的时候,每次回来,都是白妙婵拉着他吃夜宵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,白妙婵变成了大能,可依然有迎接他回来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玉真公主这不是拉着他吃夜宵,而是拉着他吃她...

        “相公,刚刚正谈到你如何厉害,那你妻子问你,你现在能打得过青云仙宗的三代弟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山点点头:“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玉真公主贴在他身上,呼吸急促:“那真君呢?真君层次的二代弟子...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山道:“可能吧,没打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心底是真的没底,即便成了灾虎,他的实力也不过是提升了十一倍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玄云君比起雷山象他们未必只强了那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真要打起来,他还有“无域”能进行偷袭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玉真公主双颊如醉酒般酡红,她就喜欢自己的相公强大,这让她兴奋,刺激,她心跳越发急促,细若蚊蝇的道:“凶我...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山看了眼白妙婵。

        玉真公主道:“反正也是你娘子,我都不害羞,你担心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山咳嗽了一声,他把玉真公主放在旁边,问:“修炼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玉真公主娇嗔道:“这才半年多时间,哪里那么快提升的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么一问,她顿时从“需要被凶”的状态里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山这才看向大能白妙婵,道:“聊聊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能白妙婵问:“顺利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山道:“还行,雷山象杀了云容仙子,我则用玄天万兽宗的飞剑趁乱杀了安雪芝。不过,两女都只是被毁了肉身,神魂都逃回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后来,几方摩擦无数,却未曾正式交锋,因为青云仙宗的八名仙人忽地聚集在一起,共进退,宛如一块坚铁,无懈可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旋即,他又开始把细节娓娓道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身侧,玉真公主美目圆瞪,心中暗道:相公好厉害!

        在听到相公居然能变换身体时,玉真公主更是惊呆了,一副不敢置信地模样看着白山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听到相公居然在不知不觉中成了圣徒国国主的时候,玉真公主已经呆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她听到相公居然和云容仙子约定了一起看星星的时候,她拉着白山胳膊,道:“相公相公,你妻子也想和你一起看星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妙婵则是细细倾听着,此时局势微妙,一动不如一静,待到风起微澜,再顺水推舟。

        ...

        ...

        半个月后...

        仙界。

        青云仙宗。

        红衣仙子站在青峰之巅,灵雾里,那双妙目越发冰冷、傲慢且锐利。

        衣襟上的丝带在灵气长风里舞动,一如她那不可侵犯与亵渎的神态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她身后,却是诸多御剑的弟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弟子敢从传说中的荒古战场归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算是几家欢喜几家愁,有些空手而归,有些则是得了宝物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变化最大的,自然要属傅行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曾经跪在云霄峰石阶前的魔门弃子,一如去时,依然背着巨剑,只不过他的眼神却已沧桑了许多,显是在荒古战场时遭遇了不少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三师叔,行云先回洞府了。”傅行云不敢看那冷气逼人的凤仙师叔,只敢遥遥行礼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两年里也不知怎么了,凤仙师叔的气质越发之冷,冷的好像传说里星河之中那终年覆雪的星辰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若单单是冷也就罢了,凤仙师叔竟是越来越媚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气质的变化,定然是实力提升的表现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这也是对男修们心性的强大考验。

        任何男修但凡抬眼看一下凤仙师叔,都会生出一种难以抑制的悸动,心猿意马,情火焚烧,忍不住想跪在她脚下,哪怕能够舔一舔她的脚趾,也会生出此生无憾之感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若是凤仙师叔说一声她想要什么,怕不是有无数男修抢着去为她取来,哪怕牺牲性命也再所不惜。

        傅行云行完礼,就转身御剑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荒古战场之中,他收获极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这青云仙宗只是把他当做白山的磨刀石,可现在...他这把磨刀石并没有断,而依然好好地活着。

        磨刀石也想超越刀。

        傅行云更想着证明自己不输任何人,无论是为了他,还是为了羊小纯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路想着,傅行云忽地心底生出一种古怪感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像有蜜蜂在他意识里“嗡嗡”地叫嚷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莫不是受了伤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行云惊疑不定,而所幸,他已经回到了自己洞府。

        钻入洞中,盘膝而坐,吸收着灵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忽地...他眸子里就闪过一丝星点闪烁的玄妙光华,这光华里藏着某种晦涩的奥秘与凡人无法直视的伟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傅行云很快察觉了,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可能在荒古战场上沾了什么“脏东西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神色一冷,暴怒吼道:“滚出去!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这三个字,他面容变得狰狞,一股难以想象的痛苦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傅行云急忙起身,这一起身,他怀里竟是倒出了个“光明和香火塑造的玄妙神像”。

        神像虽只有巴掌大小,可却给人无边无际的感觉,若是静静看去,就好像眼睛凑在望远镜这边,而眺望着宇宙星空的深处,浩瀚无垠,其中若是藏着一个失落故去的文明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无论你看到了什么,却绝对无法看到那玄妙神像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忽地,本已跌落的神像又回到了他的胸口,紧接着融入了他的血肉。

        傅行云只觉脑海里雷声大作。

        八个字于灵魂深处传来...

        “既见光明,为何不拜?”

  https://www.xiaoshuo588.com/85_85462_54218507/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xiaoshuo588.com。小说屋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iaoshuo58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