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屋 > 偷偷养只小金乌 > 077 旧神

077 旧神

        杜愚傻傻站在原地,目光呆滞,久久没有动作。

        神灵之树的干枯枝条早已收回,双生树又恢复了往日的安闲模样,而杜愚心中却是掀起了轩然大波。

        仰望着如瀑布般倾泻而下的双生花叶,他稳了稳心神,迈步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到巨大的双生树面前,杜愚一手按在了那干枯巨木之上:“你能告诉我,我要烧毁什么锁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螺旋生长的巨木没有任何回应,茂密的枝条在微风的吹送下,轻轻摇曳着,满是清香。

        巨木周遭一片寂静,就连嬉戏的妖兽也在花瀑范围之外,打闹的声音传不到此处。

        树叶沙沙作响之间,杜愚收回了手掌,在脑海中轻声询问着:“双生树刚才跟我传递了一则讯息,大概的意思是说烧毁什么枷锁。小焚阳,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枷锁?”小焚阳很是疑惑,“它是不是让你突破晋级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无论是御妖者还是御灵者,实力段位的晋升,自然算是一次次突破极限,打破桎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......”杜愚并不太相信这样的解释,他默默抬起自己的手掌,只感觉手心滚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杜愚好棒~”小焚阳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惊喜,“快吸收转化灵气,把灵墟穴填满。一会儿我们就去寻找尘灵鹿,用灵气和它们交换珠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杜愚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,尝试着捕捉天地间的灵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明明是在同一世界、同一环境里,御灵职业开启的前后,差别很是明显。

        杜愚对这个世界的感知更加清晰了,察觉到了寻常御妖者无法感受到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......

        一切如青师所言,哪怕杜愚就站在神灵之树面前,甚至一手按在干枯的巨木上,他吸收灵气的速度也无比缓慢。

        神灵之树释放的灵气总量实在太少,如此修行环境,怎么可能让御灵者有所建树?

        杜愚缓缓坐了下来,卸下了背包,背抵着干枯巨木,也掏出了自己的手机,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嘟...嘟...嘟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等待良久,电话终于接通了,传来了一道鼻音: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筒中,杜愚还能隐隐听到有人讲话的背景音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开口道:“青师,我想和你谈谈双生树的事,你现在方便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电话那头,传来了女人清冷的声线,似乎已经预料到杜愚要问什么,只是她的声音压得很低:“你成功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杜愚:“是的,我在北郊妖灵异境,刚刚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未落,杨青青便打断道:“安心修行,切莫本末倒置,等回家后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杜愚迟疑片刻,还是乖巧回应道:“是,青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电话那头,杨青青正坐在一个巨大的会议桌前,她拾着手机,随意放到桌上,继续看着对面作报告的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各位教师。”西装革履的男子放下手中的资料纸,看向面前数个妖灵学院的教师,神色很是恭敬,“你们觉得这样的难度设置,适合检测纸鹤门徒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与杨青青同排而坐的教师们,有一个算一个,皆是大神级别,都“矜持”的很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没有教师说话,男子试探性的问道:“各位老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裴主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觉得这方案是否可行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青青想了想,轻轻颔首:“可行,接触一下战场也是有必要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书屋和文化局打出来的口号,是为了让新人更好的了解妖灵文化历史。建议主题再突出一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青青的话语比较委婉,建议对方把戏做全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便如此,工作状态下的她,气场依旧强得可怕。绝非家中面对杜愚时那温温柔柔的青师。

        西装男子仿佛突然间回到了学生时代,规规矩矩的回答着导师:“我明白了,青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又一名西装女士突然开口:“青师,据说您门下弟子中,也有一位纸鹤门徒。表现颇为不俗,方便透露一下他目前的实力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青青:“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女士笑了笑:“我们书屋可是很久没有发放过戒指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青青:“御妖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愧是纸鹤门徒,竟然已是御妖士了!”女士一声轻叹,显然很关注杜愚,继续道,“那他的异色妖宠成长的如何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地级,妖力和智力属性比较突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男子攥着资料纸,小心翼翼的探寻道:“青师,既然您的弟子如此优秀,我们可否让他在这次测试中扮演一个角色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青青:“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远在北郊妖灵异境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脆响,杜愚吓了一跳,他急忙转头望去,却是在不远处,看到双生树的枝条抽打在草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两只暴躁的小牛犊,面对面干瞪着眼,对峙了几秒钟之后,还是没敢突破双生树枝的分界线,纷纷掉头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也难怪人类御妖者只敢在双生树范围外设下营地,哪怕你明知道双生树是守护者,维持秩序的它也有可能误伤人们。

        杜愚却是背抵着枯木,缓缓闭上了双眼。也不知道该说他洒脱,还是该说他认命。

        缓慢吸收灵气之间,一阵阵困倦之意来袭,他竟渐渐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身心俱疲的杜愚,全靠晋级幽萤火种的信念支撑着,随后又直奔双生树,执意想要开启御灵一职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他终于放松下来了,也迅速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直飘浮着的幽萤火炬,在主人的脸前左飞飞、右飞飞,看到主人入睡,小幽萤想了又想,还是飘入了他的怀里,又给杜愚带来了一丝清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幅画面很美好,安逸且恬淡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睡,便睡到了夕阳西下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    杜愚吓了一机灵,猛地睁开双眼,迷茫的看向四周,又有两只打闹出火气的妖兽被双生树分开,而这一道鞭响声,也成了杜愚的闹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糟了。”清醒过来的杜愚心中一紧,“睡过去了,没吸收灵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嗯?

        杜愚检查着体内,赫然发现,灵墟穴内燃烧的火灵气竟然多了不少,甚至已经布满了整个穴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嘻嘻~”小焚阳娇俏的声音自脑海中响起,“我睡觉,杜愚帮我守夜。杜愚睡觉,我帮你吸收灵气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杜愚:???

        他感受着胸膛之左燃烧的火灵气,脑海中询问着:“你也和尘灵鹿一样,可以修行灵气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~我可是焚阳金乌!”

        杜愚傻傻的挠了挠头:“这样啊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嘻嘻~”小焚阳似是唬人得逞,一声窃笑,“其实我一直帮你修行妖息来着,结果吸着吸着,发现周围的灵气也跟着过来了,我就护送灵气进入灵墟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你的体质和原来不一样了,能感受到天地间存在的灵气,身体也为灵气开设了穴位家园,有我在,它们很愿意进来哒~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走吧走吧,我们去和尘灵鹿换珠子。”小焚阳小声催促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杜愚却是面色怪异,那我以后只吸收妖息就可以了?

        反正灵气会跟着往身体里进,只是自己要有意识的为灵气保驾护航就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双生树释放的妖息和灵气都是无属性的,相互之间倒是没什么冲突,唯有进入杜愚的体内之后,火妖息才可能会焚毁灵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边想着,杜愚收拾好行囊,迈步走出了双生树范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却是不知道,自己在双生树下发生的一切,都被妖灵士兵看在眼里。就在杜愚熟睡之际,他的身份已经被扒了个底朝天。

        没办法,双生树-枯树突如其来的青睐举动,的确非常特殊。

        起码守护双生树周围的士兵们,从未见过哪位御妖者受到如此礼遇。

        之所以一直无人打扰杜愚,包括此时杜愚能够顺畅离去,皆是士兵们层层上报,接到上级命令之后的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 普通的将士们,也搞不清楚杜愚和双生树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,但上级传达下来的命令很清晰,他们自然也就没有上前打扰。

        伴着夕阳,杜愚一路前往了正北方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接取任务时,糖墩儿小姐姐特意告诉过杜愚那支尘灵鹿族群的活动范围。

        它们就生活在双生树附近,杜愚除了在深林中苦寻之外,也可以去附近的悬崖碰碰运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悬崖峭壁上,会生长着一种名为“风絮草”的妖植,尘灵鹿很喜欢吃这类青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杜愚杜愚~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路呀,怎么突然变得呆呆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杜愚脚步不停,行走在荒山野岭之间,缓缓抬起手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呼~”完全是无师自通,杜愚的指尖上,竟然燃起了一撮小小火苗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御灵者的感觉么?

        无需借助妖兵,便可自行掌控风火雷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省着点用灵气呀,我们还要换珠子呢~傻杜愚,你不想睡大床,吃鸡腿啦?”

        杜愚小声道:“我们这是纯粹的火灵气,尘灵鹿可是风系妖兽,它们愿意吃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焚阳:“这都什么年代了,有的吃就不错啦~”

        杜愚想了想,颇以为然的点了点头,倒也是这么个理儿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继续问道:“对了,你知道火系御灵者,都能施展什么技能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焚阳:“强大的御灵者有着各式各样的能力,足以毁天灭地,堪称人形妖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杜愚不由得怦然心动。

        明知虽不能至,依旧心向往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你就别想了。”小焚阳轻声感叹着,“那些都算是古老的神话故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神灵之树枯萎的那一刻起,

        便意味着诸神黄昏的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段无比悲壮的血泪史过后,在这崭新的时代里,哪里还有旧神的席位了......

  https://www.xiaoshuo588.com/86_86061_54221380/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xiaoshuo588.com。小说屋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iaoshuo58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