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屋 > 求你们了,让朕当个昏君吧 > 第九十九章:提拔王守元,危机,草原大军南下!【求月票】

第九十九章:提拔王守元,危机,草原大军南下!【求月票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白衣门总舵主出现了?

        王瑾心中一惊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之前他派人专门打探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是想要找出那位陈总舵主,但对此并不抱太大的期望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其心里很清楚,此人行踪隐秘,很难被追查到。

        加上对方本身的高强的武道修为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便被官府发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也很难抓捕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他却没料到,居然这么快就有了成果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王瑾更加震惊的是,那此人居然率领铁血少年团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,  这些可是白衣门的精英,各个都身怀绝技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如小李子说的那样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次白衣门,肯定在密谋某件大事!

        “消息可靠吗?”王瑾沉吟了一下,当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的人经过了反复确定,绝对可靠!”小李子开口,继续道:“而且白衣门的人在北阳府,已经待了一段时间了,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若我们这时候派人去,  绝对能抓他们一个现行!”

        东厂不说眼线遍布了整个江南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在一些重要的地方,  都有自己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白衣门行踪非常隐秘,只有广撒网,才能有机会抓到鱼!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看来此事,必须要解决了!”王瑾点头,当即就准备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付白衣门总舵主,以及铁血少年团,若只是东厂,肯定是不行的,即便联合当地官府,怕也取不到什么效果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他非常清楚,在这种情况下,必须要让自己师兄出手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像对方所言,若能将白衣门总舵主解决。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的事情也会好办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等等...

        忽然之间,王瑾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就是龙虎山的小天师,似乎也在江南一带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此事,  也交给师兄去办,应该也没问题吧?

        大不了让手下的人,再辛苦些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这事若让东厂来,肯定也是办不了的,倒不如一并交给师兄!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就这样决定!”王瑾想了想,觉得这本办法很好,当即也没有多说什么,就离开了住所,当然,临走之前也没忘记。

        让小李子等人,多收集一些有关于白衣门和小天师的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免除自己那位师兄的后顾之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除了白衣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还要为陛下,去请那什么龙虎山小天师?”

        皇宫中那座破旧的院落中,雨化天看着面前的师弟,沉思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天,他也一直在等消息,本以为只要对付白衣门,和拿下江湖门派就行了,没想到居然还要去找一个小天师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对此,雨化天并没有多想什么,毕竟是为陛下做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经过思考后,  继续道:“好,我知道怎么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师兄,此次你前往江南,可要小心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,王瑾提醒道:“此次不仅是白衣门的总舵主,还有铁血少年团,高手众多,当初官府也曾派人围剿过,但也没有成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他很清楚,之所以失败,是因为官府的衙役本就不强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有些身怀武学的,就已经相当不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加上白衣门的人也不会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    想要跑,根本没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 王瑾想的是,不想师兄打草惊蛇。

        最终没有解决白衣门总舵主不说,还让他们有了警觉性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,想要继续查下去,怕就有些难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些江湖人士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雨化天摇摇头,当即笑道:“师兄出手,保证万无一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这些年待在宫中,可不仅仅是单纯的修炼,还不时与老祖交手,并不是没有实战经验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对方信心十足,王瑾当即也不多说什么,别的方面不敢说,但眼前这位师兄的武道实力,却是非常相信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最后,他最后道:“那就预祝师兄成功了,一路上,我会为师兄你提供消息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当从组建东厂之后,王瑾就深深明白情报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比如龙阳府,也是因为有了李芳的名单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王大人在暗中接应。

        摊丁入亩,才能施行的如此顺利。

        反之,为陛下掌控江湖势力,也必须要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雨化天则没多想什么,转身就回房间去准备了,自己这一次离开,怕是要很久才会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王瑾,却没有离开,稍稍思索了一下,转头望向院子中的一个房间,躬身道:“老祖,我想求几本武学秘籍,最好是速成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要做的事情越多,他就愈发明白,东厂想要壮大,想要成为陛下手中的利剑。

        光有人还不行,武学修为也要跟上,不然很多东西都处理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比如白衣门,根本就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自己手下,有一批高手,那事情就好办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之所以要那种速成的,道理也非常简单,修行武学很费功夫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他等不了太久,需要在短时间内,让手下之人尽量强大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种时候,也只能求老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王瑾话音刚落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那座院子中,顿时就飞出了五六本不同的武学秘籍,同时伴随着海忠魏的声音:“这几本武学,都符合你的要求,不过想要修炼,尤其是速成,必须要是无根之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否则的话,就会适得其反,你传下去的时候,一定要好好思量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无根之身?

        说白了不就是太监吗?

        王瑾接过秘籍,当即思索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好,自己就是要将十大档头培养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厂卫的话,有些修为就行了,且后期,他还准备在一些江湖门派中,招收一些高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要管理好这群人,他手下那些档头必须要强,不然怎么服众呢?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听到几本秘籍,能够速成后。

        心里自然是高兴的很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即,他几乎没有犹豫,望向房间,直接道:“多谢老祖!”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里面并没有声音传出,王瑾对此也见怪不怪。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雨化天也将所有东西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二人拜别海忠魏,便转身离开院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从今日之后,他们就要将整个大魏江湖,给搅得天翻地覆!

        而房间中,身如枯槁的海忠魏,自然感觉到了二人的离开,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。他知道,自己这两个徒弟没有收错,尤其是王瑾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仅是全心全意为陛下做事,还忠诚无比,如此,大魏何愁不兴盛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听说,陛下也开始修行武学了...”这时候,海忠魏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    旋即将目光转向皇宫中心,眼神微微明亮。

        ...

        清晨。

        魏云弈从景德宫的寝殿中醒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睡的不算太久,但依旧精神奕奕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拥有武学的好处了,体力强健,很难感觉到疲惫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他看了一眼,瑛贵妃不在,显然已经起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即,魏云弈也没有选择继续修行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是命人洗漱宽衣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宫女的伺候下用完早膳后,来到了景德宫的正殿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的瑛贵妃,正坐在桌子旁,手中拿着笔,处理奏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爱妃怎么不多休息一会儿?”见此,魏云弈一笑,走到对方身边坐下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过两日就是御前会议了,臣妾要先为陛下,将这些处理好才是。”赵灵瑛先是见礼,然后温和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就是她,换做皇后的话,肯定是没有这个精力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经过对方提醒,魏云弈也才意识到。

        确实要对御前会议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时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前宋公文的奏折,也说会敢在这个时间回京。

        思绪至此,他不由感到有些头疼,首先是因为摊丁入亩试点成功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二就是御前会议,怕是又要听着那些官员们相互争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不召开御前会议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之后的朝会,怕是会更麻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正好陛下来了。”这时候,赵灵瑛指了指一批奏折,道:“近日有江南一带的官员上奏,推举龙阳知府王守元,为两江巡查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连朝中大臣也有人递了折子,臣妾正好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推举王守元?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魏云弈一愣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将其中一本奏折拿出翻阅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他并没有看多久,就将其放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是老毛病,不仅字多,咬文嚼字,还加上了什么圣人之言,太冗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,也是自己不喜欢批阅奏折的最大原因,相当麻烦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魏云弈只是看了那些奏折的署名。

        虽说对于江南士族了解的不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看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知道是这一批人,想要举荐王守元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很正常,这位新任龙阳知府,乃是铁杆的士族派系。

        加上现在龙阳,因为李芳下去了,急需一个代言人,让他上去也很容易理解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还有最为重要的一点,那就是王守元,本身也有这个资历,虽说当了好几年的知县,也是才新任的知府,可对方以前在京中为官,入过翰林院,也在六部中待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可那是因为触怒了先帝,才被贬谪,如今做一个两江巡查司,资格足够。

        可魏云弈对此人有些偏见,准确来说,是心中有怨气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初自己将其升任为龙阳知府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是看中了士族的身份。

        让其去对付老丈人,阻止摊丁入亩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没想到,此人居然什么都没有做成,就知道上奏折。

        完全是辜负了自己的期望,现在居然还想升官,魏云弈根本不想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即,他就准备开口,让瑛贵妃驳斥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时候,赵灵瑛又拿出了一本奏折,说道:“而关于王守元,太傅昨日也上了折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正明也算了折子?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魏云弈一愣,当即道:“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傅的意思,是王守元才刚任龙阳知府,不适合再动,同时,因为李芳之事,龙阳士族的势力好不容易被打压了下去,不能任由他们继续做大,所以建议陛下,无需理会那些举荐的奏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可这之前,王守元之所以任龙阳知府,不就是张正明推荐的吗?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居然又开始反对了?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魏云弈有些疑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完全不明白这位太傅大人,一天到晚究竟在想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本来,他将对方视为昏君路上的苦海明灯,目的就是败坏气运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经过上次后,魏云弈感觉了有些不大对劲,为什么此人明明反对摊丁入亩,却什么都没做呢?只是推举了一个王守元。

        否则,有这位太傅出手,老丈人就算手段再强,也不可能在试点变法成功啊?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他还意识到了一点,就是自己每做一次决定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方不知为何,就是反对...

        怕不是演朕吧?

        可对方,在原著中,明明是一个很正直的人啊。

        魏云弈有些想不明白,当即看向赵灵瑛,道:“爱妃,你的意见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臣妾我...”赵灵瑛闻言,当即心中一惊,有些慌乱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这段时间以来,一直都是批阅奏折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只是一些小问题,倒是会在上面写下自己的意见,毕竟这样做,也影响不到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,陛下问的,可是对于朝廷官员的调动啊,事关前朝,若在这种时候说话,那就是彻彻底底的后宫干政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便赵灵瑛身为武将之女,胆识肯定是有的,可现在...

        “朕让你说,你就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魏云弈自然知道对方在想什么,当即沉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没办法,他如今很疑惑,加上败坏气运的计划一直不是很顺利。

        觉得在这种时候,有必要听听别人的意见。

        赵灵瑛闻言,犹豫了一下,当即还是开口道:“臣妾以为,王守元此人,虽然能力不错,但本身确实士族派系,两江巡查使,虽然算不上位高权重,但也极为重要,也正因此,才常年空缺,不可亲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再则,宋公文为陛下推行摊丁入亩,如今试点已经成功,势必是要面向全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而江南,更是重中之重,因为龙阳府之事,可以得出这两人势同水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让王守元做了两江巡查使,怕是会暗中阻扰变法之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她继续道:“还有一点,士族如今的势力过于强大,与朝中许多大臣,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,越是在这种时候,越是要注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臣妾的意见是,对于举荐王守元的那些奏折,完全不能理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灵瑛的意思,可以说非常简单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变法已经获得初步成功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也仅仅是开始,接下来面向全国施行,才是重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,所遇上的阻碍和麻烦,完全不是在龙阳府能够比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若在这时候,让王守元任两江巡查使,肯定会使绊子,是的变法推行愈发艰难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江南士族们,派系众多,缺的就是一个领头人,如果王守元趁着这个机会,将那些人全部聚集起来,会出大问题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在这时候,赵灵瑛阐明意见,将其中可能发生的问题,全部都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当魏云弈听到这些话后,眼神突然变得明亮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是啊,王守元是坚定的士族派系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自己也决定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激起士族的反抗心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会把摊丁入亩,继续交给老丈人推行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他心里觉得,以对方的能力,肯定对付不了全天下的士族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啊!

        但如果,将老丈人的死对头,推到两江巡查使这个重要的位置上来,让两人继续打擂台呢?

        魏云弈越想,就越是心动。因为他还认为,王守元之所以没阻止宋公文,其一,是因为龙阳士族不争气,被李芳供出的名单给吓到了,其二,就是因为王守元,本身官位太小。

        试想一下,区区一个知府,怎么可当朝国丈,内阁大学士斗啊?

        二者完全不在一个级别啊!

        而两江巡查使,看起来只是高了一级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手中权力,却得到了巨大的提升,还能联合整个江南的士族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如此条件下,做起事情来,肯定会轻松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且魏云弈还有一点可以确定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就是,王守元此人,一定对老丈人心怀怨恨。

        要问自己是怎么知道的?从前段时间加起来的上百道奏折上,不就能看出来吗?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太傅,为什么在这时候,要劝谏自己,不要提拔王守元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就更容易理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瑛贵妃所言。

        江南士族看似实力庞大,但内部也有派系,比如龙阳府,就是一派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正因此,朝廷对此虽然头疼,但也没有到那种非要处理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如果,若有人在这时候趁着机会,将所有士族联合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意义就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便威胁不到国家根基,但绝对会左右朝廷局势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,肯定不是张正明想看到的,但如果王守元只是一个知府,完全不用担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太傅为了这个国家,简直是操碎了心啊!

        但实际情况就是。

        魏云弈要的就是这般效果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害怕的,就是士族太过于软弱,被自己吓一吓,就选择妥协了,让变法得以完全推行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防止这种事情发生,必须想办法逼迫士族反击。而王守元是一个头铁到,连先帝都敢直接骂的人,天不怕地不怕。

        有此人领着士族,还不怕他做出什么大事来吗?

        对!

        就是如此!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不管怎样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守元一定要提拔!

        当即,魏云弈站起身来,看向瑛贵妃道:“爱妃言之有理,好,朕就决定,提拔王守元,为两江巡使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英...啊?”赵灵瑛刚想说话,但很快就意识到了不对就。

        陛下不是说我言之有理吗?

        按道理,不是应该驳斥那些江南一带官员的奏折吗?

        怎么现在直接同意,选择提拔提拔王守元了?

        赵灵瑛很懵,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爱妃,帮朕写一份谕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,魏云弈再一次开口,道:“嗯,越快越好,交给内阁,让后让他们发下去,提拔王守元!”

        是真的...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句话,赵灵瑛想要开口,但又不知道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最终只是点了点头,躬身道:“臣妾明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虽然看不懂陛下为何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心里觉得。

        陛下这样做必然有道理。

        比如,故意提拔王守元,一次来麻痹士族呢?

        毕竟推行摊丁入亩,乃是国策,牵连的事情和人太多。

        若只是和之前一样,单纯的对士族进行打压,效果很有可能适得其反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如果在这时候,让王守元升官,也算是给了士族派系一个安慰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是那句话,这是帝王心术,这是制衡!

        而做完这些的魏云弈。

        很是欣慰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守元啊王守元,朕对你可是抱着很大的期待啊,不要让朕失望啊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即,他则是让瑛贵妃拟好谕旨,让王瑾发往内阁后,自己则是选择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还有一堆奏折要处理,自己总不可能一直待在此地,让对方分心吧?

        所以魏云弈,直接前往丹房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就在他,准备第二炉的大还丹进行炼制之时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日下午。

        京师东城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公文的马车,也缓缓驶入城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抬手拉开帷裳,看着京师那高大的城墙,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    离开有一段时间了,倒是有些想念夫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爷,是直接回府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旁边,管家骑着马走向前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了,去那个地方,老师应该在等我了。”宋公文想了想,当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再来之前,他已经给老师写信,说明了自己回京的具体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好说一下最近在龙阳府推行变法之事的进展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王守元如今的处境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陛下那里,宋公文也不着急,因为过两日就是御前会议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管家作为心腹,自然知道是什么地方。当即就让旁边的护卫先回府,自己这与马夫一起,前往目的地!

        不久之后。

        马车到了京师城西。

        依旧是那条隐秘的街道,依旧是那座偏僻的小院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公文让管家去外面守着,一有动静就及时回报之后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则抬脚步入院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公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进入内堂,张正明就迎了上来,脸上带着笑意道:“此次龙阳府摊丁入亩试点成功,你可是居功至伟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师折煞学生了!”宋公文当即开口,说道:“都是守元兄全力相助,还有老师在暗中辅佐,最重要的,是陛下无条件的信任和支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虽说现在摊丁入亩还未完全成功,但实际上已经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否则他也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回到京师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宋公文并不认为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次变法成功,完全是因为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如说的那样,需要各方面条件成熟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然单纯依靠一个人的力量,即便他是内阁大学士,也很难成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谦虚了,变法到底是你提出来的。”张正明一笑,继续道:“还有守元的龙阳新法,虽说有些漏洞,并不完善,但能和摊丁入亩一起施行下去,必然改善龙阳府百姓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废除了人头税,百姓的负担就会减轻,但士族就要多缴税,而龙阳新法,就是官府兜底。

        二人几乎都能预料到,明年大魏的税收,必然会上涨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也因为只在龙阳府一个试点进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呈现出的效果并不明显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接下来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是在全国推行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但成功的话,那这种变化,就相当大了!

        宋公文明白这些,当即继续道:“所以过两日的御前会议,学生就会向陛下提出,在全国施行变法,想来陛下肯定会同意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看来,我也需要在适当的时候,进行反对了啊!”张正明一笑,继续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但变法全部完成,那陛下无论在朝中、还是在百姓中的威望。

        必然会节节攀升,不说达到历代先帝的程度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以后做出的决断。

        大臣们想要反对,也要好好思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以后建立威望的机会还有很多,不在于这一两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师,您又要反对陛下了吗?”这时候,宋公文沉思了一下,继续道:“学生听闻,因为我此次试点成功,已经有些大臣和百姓,开始暗中议论老师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老师您老了,已经没有了先帝时期的魄力,只会守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确一直在外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这种消息还是能收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须知,在此之前,老师在朝中威望,几乎是无可比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照这种情况,无论大魏是否强盛,但在青史之中,绝对会给老师一个极高的评价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摊丁入亩之事一但过去,那就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正明却在这时候,突然笑了一声,继续道:“你倒是以为,这种议论是凭空出现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此话一出,宋公文不由瞪大眼睛,有些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何等聪明,自然明白这句话中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就是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朝臣和百姓之所以如此议论。

        完全是老是,通过自我抹黑的方式,传出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老师,您...”宋公文脸上带着些许伤感,想要说话,却不知如何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你想说什么,但此前,我们不是已经计划好了吗,为陛下建立威望,必须如此。”张正明却不在乎,继续道:“不仅如此,在之后的御前会议上,你也要站在我的对立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如同陛下同意摊丁入亩之事,我进行反对,然后你站在陛下身边,驳斥于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有顾虑,唯有站在我的肩膀上,陛下才能尽快成就大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而且,若我下去之后,不是还有你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宋公文心中微颤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师这样说,也是为了帮助自己铺路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最后那句话,完全表明了,想要扶他成为未来的内阁首辅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这样的话,那所有的压力、所有的骂声,全部都会压在老师的身上...

        宋公文并不想如此,觉得对老师太不公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可是一身的清誉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也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根本就劝不了,毕竟老师早已做出决定了...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按照我说的做就行!”张正明神色郑重,但很快就转为了笑容,继续道:“你今天来的也很及时,我这里也有一个好消息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今日一早,陛下已经写了一份手谕,让守元任两江巡查使,也就是说,他已经可以,向着整个江南士族靠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而你接下来,推行变法就要以江南为主,有他在,事情会好办很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陛下这么快就同意了?

        宋公文当即一喜。

        原以为,此事要一段时间才能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自己才刚回京,就听到了这个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看来,我的动作也不能慢了啊。”宋公文点头道,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,他很快便想到了一个问题,然后道:“老师,您应该知道了,龙阳四大家族对李芳供出名单之事怀恨在心,派出人暗杀,而他们联系的人,很是白衣门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而且,我在王公公那里也得到消息,不仅是龙阳士族,连江南士族,也有些在暗中联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,之前你写的信我看了。”张正明微微眯起眼睛,难得的浮现出怒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本以为,这些士族只是些蛀虫,躺在国家上吸血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想到,他们居然胆大包天,连白衣门都敢勾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有些人不甘寂寞,想要两头下注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句话,让旁边的宋公文顿时心惊。

        所谓的两头下注,几乎只要聪明一点,就明白是什么意思!

        当年,大魏之所以能够建立,很大一部分原因,就是当年士族集团暗中支持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才过去了多少年,这些人居然又联系到了白衣门...其心可诛啊!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老师无需担忧。”宋公文想了一下,继续道:“东厂的王公公,对此非常重视,说会想办法揪出那些人,如今已经开始行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以为,陛下组建东厂,是因为帮助变法,整肃吏治,却没想,东厂真正的用处,原来是这个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白衣门中高手云集,一般的官府衙门根本应对不了,倒是可以出动大军。

        可问题,如果连人都不知道在哪里,还怎么围剿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东厂的组建,完美解决了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确实英明。”张正明点头,也有些感慨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衣门虽然算的上心腹大患,但即便身为首辅的自己,也无法解决,只能使用特殊方式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他也没在此时过于思考,而是笑道:“对了,此次回来,守元如何了,有没有让你给我带什么话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公文点了点头,顿时想起在离开前,王守元对于北境的担忧,当即就准备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爷!老爷!出大事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可就在这时候,本来在外面守着的管家,突然闯了进来,无比焦急道:“北境刚刚传来的消息,说草原蛮族部族集结大军南下,大举进犯我大魏边关!”

  https://www.xiaoshuo588.com/86_86165_54167416/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xiaoshuo588.com。小说屋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iaoshuo588.com